自打今年开春以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0-07 21:36    浏览:

[返回]

  没有想到,2018年,建筑师童寯会成为一个小的热点。浦睿文化和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童寯的《东南园墅》、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张琴的童寯传记《长夜的独行者》。而与此同时,童寯之孙、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童明策展的“觉醒的现代性——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中国第一代建筑师”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童寯正是当年最早留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那一批建筑师之一。

  童寯这个名字,恐怕只有建筑和园林专业的师生才比较的熟悉,中国第一本关于中国江南园林的专著《江南园林志》正出自童寯之手。

  1925年9月,从清华毕业的童寯,立志于建筑学,以实现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理想,受高班杨廷宝的影响,选择留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他由上海出发,途经东京、西雅图至美国东部费城。

  在宾大,虽然杨廷宝比童寯高几届,两人却是最好的朋友。杨廷宝毕业后在克雷事务所工作,星期日常与童寯相聚,梁思成则是童寯宾的同屋室友,两人情同手足。才华出众的童寯,在设计导师毕克莱的指导下,仅用3年时间完成学业,获硕士学位。在学习期间,童寯曾多次参加建筑设计竞赛,数次获奖,其中包括1927年全美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罗丹博物馆)二等奖和1928年设计竞赛(新教教堂)一等奖。

  童寯在中国建筑史上留名,除了设计,他的一大贡献是中国近代造园理论研究的开拓者。

  在30年代初,童寯就开始进行江南古典园林研究。1932-1937年,童寯利用周末等休息时间遍访上海、苏州、无锡、常熟、扬州及杭嘉湖等地,考察江南园林,那时有些园林已经荒芜,痛心疾首,乃发愤著书。很多时候,园林荒草丛生大门紧闭,他不得不千方百计找到看门人,请求入内观看。有两次被疑为坏人,受到警察局的审问。他对园林除了用艺术家的眼光去欣赏、拍照、提笔作画以外,还独自一人徒步踏勘、测绘。

  功夫不负有心人,童寯写成了中国第一本关于中国江南园林的专著《江南园林志》。

  而《东南园墅》是童寯晚年于病榻上用英文书写的最后一部著作,这本书完整汇集中国东南地区的古典名园,从赏园之趣、造园之法到园林之史,深刻解析园林的美学内涵,与中国文人的关系,全面细述建筑与布局、装修与家具、叠石、植物配置等营造技法以及中国园林的历史变迁等,古典雅致,赏心悦目。

  园林,是中国人看待建筑和植物的方式,而西方人看待建筑和植物,又与东方不同。有书至美和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植物手绘艺术》一书,是绝美的植物手绘作品。

  15世纪70年代早期,德国版画家兼油画家马丁·施恩告尔在研究三种不同种类的牡丹时创作的写生图被认为是最早的植物手绘图。其中关键的一点是,这幅作品是施恩告尔在现场写生创作,而非临摹或者凭记忆绘制出来的。1473年,施恩告尔在油画《玫瑰园中的圣母》的背景中再现了这一植物写生图。

  早期的植物手绘,在18世纪末之前,基本上都是定制出版物,并不面向市场销售。那些喜爱手绘来记录植物的画家们,可以用他能找到的任何一种媒介来作画。笔记本、账簿、课本练习册、高级牛皮纸和零散的白纸都成为了很好的画本。著名的瑞典生物学家卡尔·冯·林奈和英国博物学家马克·凯茨比都曾经在信封背面和扑克牌上作画。

  达芬奇,是家喻户晓的天才大师。达芬奇的天才不仅体现在他的油画作品中,还体现在充当他“私人实验室”的近5000页笔记和手绘作品里,通过这些密密麻麻的图像和注释文字,达·芬奇期待捕捉和认知自然界的迫切愿望表露无遗。达·芬奇时代的植物志中所描绘的不过是纸上的标本,而达·芬奇笔下的植物则是植根于泥土的鲜活实体。他眼中的大自然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在他的作品中,不仅前景中的人物非常重要,就是背景中的植物、小鸟甚至激起漩涡的水面,都是达·芬奇研究的对象,他的兴趣之广,非常人所及。达·芬奇的笔记本图文并茂,记录了他对多个学科进行思考和研究的心得,也是我们探索这位天才的艺术世界的一座宝库。虽然达·芬奇没有专门画过植物,但是从他在1508-1510年间的绘画中,我们发现,他似乎正在计划撰写一部植物学专著。

  化学工业出版社出版的《博物学家的传世珍宝(来自伦敦自然博物馆的自然藏品集)》收录的则是伦敦自然博物馆动物、植物、古生物与矿物标本馆藏。伦敦自然博物馆是世界上最重要、最综合的自然标本、文献和艺术品收藏地之一,有着超过7000万件的收藏,它还拥有一间傲视全球的图书馆,藏有世界上珍贵的博物学文献和罕见的古卷宗以及超过50万件艺术品,极具科学与艺术价值。

  这本书从中选取了233件珍贵藏品,按图书文献、植物、动物、昆虫、古生物、矿物系统分类。这些藏品有世界知名的标本,也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古董,读来饶有趣味。

  未读和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的《超自然变形动物图鉴》,是继2016年的《博物学家的神秘动物图鉴》及2017年的《探险家的传奇植物标本簿》之后这一系列的第三本书。对的,主要看图,青蛙王子、月桂女神、蛇女、狼人、吸血鬼、半人马甚至天使……延续《博物学家的神秘动物图鉴》的奇幻风格,从奇幻动物的超自然变化,到大自然中某些动物的变态发育,脑洞大开,让我大呼过瘾。

  近日听上海的朋友说,同济大学在11月25日至12月15日举行陈从周先生百年诞辰系列纪念活动,可惜手上事情繁多脱不开身。说起来先生所从事的造园艺术和古建筑研究与我毫无关系,然天下事都是机缘巧合。 曹利群 陈从周(1918-2000) 上个世纪

  2017年5月24日讯,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已经建设完成共计300余平方米的园林生物防治实验室和“天敌昆虫工厂”,用于繁殖可对园林害虫达到“以虫治虫”效果的天敌昆虫。“天敌昆虫工厂”预计明年可繁育200万头肿腿蜂、20万头花绒寄甲,另外还有

  2017年3月17日讯,作为京城公园界的一名新秀,园博园的知名度远不如北海、天坛、玉渊潭。但就观景赏花而言,园博园的锦绣谷、创意花园和植物主题花园都非常值得一看。漫步园中,随处可见隔墙花影动的妙趣,充分感受传统与现代造园艺术的魅力。 锦绣谷

  2016年10月29日,昨天,由北京第二热电厂改造而成的天宁1号文化产业园一期正式开园。天宁寺大烟囱在停工7年多之后,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回到公众视野。作为文创产业园的地标,大烟囱将迎接市民走进这个功勋老厂,一起感受创意文化产业的魅力。 大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公交集团获悉,本市率先采用英式双层纯电动车型的观光3线开通运营,该线路途经颐和园、圆明园、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国家体育场、德胜门、鼓楼、故宫等首都文化地标,全程54.5公里。 公交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观光

  2016年5月24日讯,魏各庄村地处丰台区最西部与房山区交界,西六环外。这座位于千灵山脚下、青龙湖东岸的村子,林木覆盖率达60%,是北京近郊平原少有的“园林乡村”。 林木覆盖率达60%,是北京近郊平原少有的“园林乡村” 沿民族苑路前行,道路

  2016年5月4日讯,院里的树长虫子了怎么办?找园林部门打打药不就解决了。“没那么简单!”东城区交道口南大街前圆恩寺胡同6号院的居民向本版读者邮箱求助说,自打今年开春以来,院里的香椿树就开始长虫子了,密密

  2016年4月14日讯,樱花季落幕了,许晓波、胡娜变得格外忙。清晨,趁着人少,玉渊潭公园樱花技术组园林高级工程师许晓波、工程师胡娜携带土壤紧实度仪,走进樱花园,检测树下的土壤硬度。樱花树下土壤因为太多人踩踏都板结了,她们根据现场状况提出松土

  2015年12月3日讯,今天上午,2016土耳其安塔利亚世界园艺博览会中国参展签约仪式在北京举行。记者了解到,中国将在世园会建造一个3150平方米的江南古典园林 “中国华园”,以经典的苏州园林建筑为载体,向世界展示我国的现代园艺产业。 &n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搜索